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中财网 > 新闻 >

拉美三国激进加息背后: 新兴市场货币政策分化 全球资本涌入亚太国家淘金

2021-11-14 02:39新闻 人已围观

简介原标题:拉美三国激进加息背后:新兴市场货币政策分化全球资本涌入亚太国家淘金一夜之间,三个拉美国家央行接连加息。...

原标题:拉美三国激进加息背后: 新兴市场货币政策分化 全球资本涌入亚太国家淘金

一夜之间,三个拉美国家央行接连加息。

11月12日凌晨,墨西哥央行决定上调隔夜利率25个基点,至5.00%;秘鲁央行与乌拉圭央行则分别加息50个基点,至2.00%与5.75%。

“这背后,是拉美国家通胀问题日益严峻,迫使愈加多拉美区域国家央行只能选择激进加息手段应付。”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墨西哥央行在加息后表示,墨西哥通胀情况正在恶化,通胀冲击影响到很多商品价格上涨。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拉美国家央行激进加息,亚太区新兴市场国家央行的加息热情明显“低落”。

他向记者直言,尽管海量全球对冲基金通过买入利率掉期衍生品押注印度、马来西亚、泰国等亚太区新兴市场马上加息,但现在而言,这部分国家央行好像对加息并不热衷。究其缘由,是这部分国家产业链相对健全,有效消化了能源价格上涨重压,令通胀依旧处于可控范畴。

“这无形间致使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政策骤然分化,也给全球资本配置新兴市场资产带来了新挑战。”Barings新兴市场公司负责人Omotunde Lawal指出。

11月初,国际金融协会发布最新的全球资金流向报告显示,今年十月,流入新兴市场国家的资金投入总额为249亿USD,其中136亿USD流向中国,剩余大多数资金则流向亚太区新兴市场国家。

“毕竟,海量资金投入机构觉得激进加息必然致使拉美区域新兴市场国家将来经济进步前景遭到制约,且高通胀重压或令这部分国家陷入经济滞胀风险,因此他们更想投向经济增长基本面相对好的亚太区新兴市场国家。”Omotunde Lawal剖析说。伴随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政策继续分化,这种资金投入方案仍将相当活跃。

IIF经济学家Jonathan Fortun表示,将来几个月,全球资金投入机构关注焦点将是新兴市场国家央行怎么样应付通胀并稳定市场预期。

“目前,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已开始大举加息,但大家也注意到,不同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政策拟定者在怎么样应付通胀方面,存在一定量的分歧。”他强调说。

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透露,最近他们对新兴市场资产做了较大幅度调仓,主如果削减拉美国家资金投入占比,转而增持亚太区新兴市场国家。究其缘由,是他们发现套利资本更喜欢暂不加息的亚太区域新兴市场资产,由于这部分国家资产价格有望继续上涨。

货币政策缘何分化

“伴随美联储缩减QE并未引发资本外流,通胀问题俨然成为影响新兴市场国家是不是激进加息的最大原因。”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现在,拉美国家的通胀重压无疑最为严峻,致使巴西、乌拉圭、秘鲁、墨西哥、哥伦比亚等国家央行采取连续加息的激拿货币政策。

以秘鲁为例,秘鲁安装成本同比涨幅自5月以来已达成翻倍,达到5.83%,巴西等拉美国家的通胀同比涨幅甚至更大。

在他看来,拉美国家通胀升高重压之所以这样严峻,一方面是能源价格上涨推进海量下游商品价格跟进迅速上升,另一方面是这部分国家产业链不够健全,很多生活必需品需要进口,致使大宗产品原材料价格上涨对生活必需品的提价效应,完全转嫁到这部分国家身上。

“除此之外,今年拉美国家自然灾害现象增加致使农商品收获降低,令粮食价格上涨,也大幅推高了拉美国家通胀率。”这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指出。这迫使拉美国家央行不能不采取激进加息手段以遏制通胀与稳定社会,只能牺牲经济增长前景。

相比而言,亚太区新兴市场国家的通胀重压好像处于可控范畴。

日前,马来西亚央行再度强调今年平均通胀率可能在2.0%-3.0%的预期范围内;印尼央行则表示十月通胀环比上涨0.12%,同比上涨1.66%,与今年1月相比涨幅仅有0.93个百分点。

Academy Securities宏观方案主管Peter Tchir表示,亚太区新兴市场国家之所以能有效控制通胀上升重压,一个主要原因是这部分国家产业链相对健全且复工复产效果较好,相对宽裕的产品提供有效缓解了通胀重压。

他同时指出,伴随最近原材料提供短缺和能源价格上涨推高了亚太区域国家制造企业的生产本钱并开始传导至消费端,愈加多资金投入机构正密切关注亚太区国家是不是面临本钱驱动型通胀上升重压,进而采取提前加息的手段。

“但,只须亚太区新兴市场国家央行沉得住气不加息,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政策分化趋势就将持续,最后会触发全球资本配置新兴市场资产的方案大调整。”Peter Tchir坦言。

资金投入资本悄然大迁徙

IIF数据显示,十月流入新兴市场国家的资金总额为249亿USD。其中,新兴市场股票和债券市场分别净流入48亿USD与201亿USD。

但应该注意的是,若剔除流向中国股市的73亿USD资本,十月全球资本从新兴市场股市撤资25亿USD。

“这背后,是不少国外对冲基金与全球资产管理机构减持了拉美国家股市资产。”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究其缘由,是他们担忧激进加息正削减拉美国家经济增长幅度,若高通胀重压短期内仍难以缓解,其结果是拉美国家非常可能陷入经济滞胀风险,因此他们只能提前削减风险资产避险。

在他看来,这部分资本从拉美国家离场后,并未回流欧美国家,而是转投亚太区新兴市场资产,譬如中国股市等。究其缘由,是亚太区国家通胀率相对处于可控范畴,且货币政策维持稳定令资产价格有望继续上涨与经济增长前景相对好,创造出相对安全的资金投入回报。

IIF经济学家Jonathan Fortun发布的最新报告也指出,在十月USD整体走强的环境下,资金投入者风险偏好出现一定量的下滑,但伴随部分新兴市场国家收益率上升,全球资本依旧喜爱这部分国家债券资产,特别是中国债券资产。

一位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资产配置部主管向记者透露,现在他们正将部分新兴市场资金投入组合资金从拉美区域转移到亚太区域。究其缘由,是亚太区新兴市场国家暂不加息手段,或令其经济增长基本面优于拉美国家。

“但与此同时,大家也做好能源价格上涨或令亚太区新兴市场国家忽然加息的风险应付。毕竟,现在印度隔夜指数掉期数据显示印度央行可能在将来六个月内加息约50个基点,高于十月预期的38个基点,市场也预期泰国央行会在将来一两年内加息40个基点,高于十月预期的15个基点。”他告诉记者。但在亚太区新兴市场国家央行扣动加息扳机前,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政策分化的确给资本押注亚太区新兴市场资产价格上涨获利,创造了较高的胜算。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中财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rwhtlg.com/xinwen/20211114/40.html

Tags:

上一篇:证监会准予注册8只北交所主题公募基金

下一篇:没有了

广告位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